皇后避而不谈,仅仅付之一笑,“希望你下辈子还是皇上,这样就不会有人说你错。”

老皇帝肚子里翻腾,死不瞑目。

皇后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外面一具女性的尸体横陈,是六王的生母,皇后的胞妹。

“死了?”皇后满意地笑笑,六王果真心狠手辣。

柯齐点头,“按皇后吩咐,喝下鸩酒去了。”

皇后帮柯齐解决掉老皇帝,自然是为了在后宫中独大,以后六王登基,她这个嫡母和她妹妹那个庶母都会是皇太后,一个后宫里怎么会有两个皇太后。

看来柯齐也是个狠了心的,将自己的母亲毒死,连一滴眼泪都不留。

皇后嘴角阴狠一笑,“开始吧。”

这一年,老皇帝驾崩,六王造反,皇宫被重兵包围,六王母家的江南势力起兵应和,一时之间江南沦陷。

柯陌早就做好了六王造反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这么快动手,更是用毒死老皇帝这种方式,内心幽愤,一场大战在即,京都大乱。

柯齐勾结北漠丰嘉应,让他在边疆作乱,消耗北方柯陌的兵力,然后用南方的兵力主攻京都,可有些事情他一开始就没有看明白。

“不好了,不好了,殿下!上官家的大公子从海南打过来了!”

柯齐原本没把后面那一群穷乡僻壤放在眼里,谁知道被贬到海南的上官霖会忽然杀回来,虽然一开始柯齐就知道上官霖并非善类,可他也没想到他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心里隐隐不安,柯齐慌乱调兵,“赶快去后方堵着!另外叫丰嘉应加大力度!一定要将柯陌缠住!”

那一边丰嘉应率领的北漠军也被一个凭空冒出的神秘男子打的溃不成军,士兵都说这个神秘男子很像当年的三皇子,不过和当初一样,他依旧是来去匆匆。

再加上丰望楼早就和柯陌有所协商,这一次丰嘉应自作主张,没有帮他出谋划策,看着丰嘉应的篓子越捅越大,最后北漠溃不成军,丰嘉应的王储之位也被废了。

柯齐的造反大军在柯陌和上官霖的双面围剿下,溃不成军,最后柯齐自刎。

上官霖是老皇帝的心腹,那一次偷尸首,哪能这么顺利,只因为他得到老皇帝的密令,才能顺利得手,同时还借此事被贬,就是为了防柯齐这一只白眼狼。

如今看来,老皇帝也是高瞻远瞩。

至此,柯齐造反一事总算是告一段落。

柯钰依旧是公主,上官霖凯旋而归的时候,她正挺着肚子迎接。

“呜呜呜……我还以为我要守一辈子活寡了!”

“别胡扯,老子肾好腰好财大气粗。”

“你轻一点,你娃娃知道你要回来了也拼命迎接你呢!这么不听话不知道像谁!”

“……”

某女升了皇后,在宫里追着几个小奶娃跑来跑去。

某天清晨。

某陌出来,看见伸拳踢脚,手舞足蹈的某宝

某陌:“二蛋,干什么呢?”

某宝:“爹爹,我在做广播体操呢!娘亲说清晨做广播体操身体好,爹爹不运动小心得老年痴呆症!”

某陌:“二蛋,想出去历练?”

某宝:“爹爹,不怪我,是娘亲说的,谁让爹爹每天早晨起得那么迟!”

某陌勾唇邪魅的笑:“二蛋啊,爹爹和娘亲在房里做广播体操!”

某宝所有所思的点点头,目送某陌去厨房!

不过皇宫里唯一的贵妃蒋清音据说入宫没多久就“病逝”了,然后皇上莫名其妙地封了一个异性王,这个异姓王极其神秘,朝廷中没有人看过他的样貌,然后这个异性王莫名其妙娶了一个小妻子,反正某女知道,这个小妻子和宫里的某一个旧人很相似,如果你说诈尸也行。

一切归于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