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嘉应和丰望楼去的时候,朝里的几个人都在,无非是一些国于国之间的邦交。

最后谈判的条件便是北漠给大呈称臣,然后大呈给他们一批物资救济,他们年年进贡,算是和解几年,不过人人都清楚,这只会是暂时的平静,等到北漠和大呈元气回来了,谁知道这会发生什么?

平静并没有延续多久,大呈和北漠地第一次矛盾就开始了,矛盾的焦点便是挂在城门口的那具尸体,虽然那具尸体血肉模糊,可是他们早就听到了风声,这具尸体就是他们失踪已久的姑姑,所以他们强烈要求大呈将尸体归还,可是老皇帝不肯。

“她虽然是你们北漠的公主,可是已经用另一种身份嫁给了朕,就是大呈的人,犯下弥天大罪就该罚,想带走她的尸首,不可能。”老皇帝的话说得直白。

丰嘉应耐不住性子,立即面红耳赤地争辩起来:“姑姑可是我们北漠尊贵的公主!……”

话还没说一半,丰嘉应就被丰望楼给拉住了,“王兄,慎重。”他低声警告,丰嘉应的脾气渐渐收敛了一些,闷哼一声,干瞪着眼,最后愤愤不平地坐了回来。

在大呈的国土上,他们是客人,实在是没有主动权。

可他没有想到,会有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来帮助他们,上官霖向前一步,主动提议要让明妃的尸首送回北漠安葬,就当是为了柯钰吧。

老皇帝直接拒绝:“这件事再有人提起,就流放荒地。”

上官霖勉强放手。

……

丰家两王子的到来,虽然不受民众欢迎,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人可以改变大呈的格局。

毕竟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如果能拉拢北漠的帮助,朝廷里面谁输谁赢都不一定,至少柯齐是这么思考的,柯陌亦然。

“你是六王?”丰嘉应看着这个落魄王爷,提不起好感。

“是本王,不知道北漠王子有木有兴趣和本王合作?”

丰嘉应心直口快,“我为何要和你合作?要合作我也可以和太子合作,而且我现在不需要和六王私人合作了。”该有的条件他都向老皇帝提了。

六王捏准了他的七寸,完美接招:“本王可以给你想要的,甚至可以帮你带回你姑姑的尸首,不过你别忘了,你现在的确是北漠的王储,但是你的位子坐的稳吗?而且你想跟太子合作,太子有找过你吗?”

柯齐的这么一句话让他觉得晴天霹雳,他的确是等不到太子的示好,也的确面临这些窘境,束手无策时不得已启用了丰望楼,可现在他羽翼丰满,丰嘉应不得不防。

“可以,六王,不过你要先帮我把姑姑的尸首运过去。”只要他将尸首运回北漠,北漠王一定会嘉奖他,毕竟他这个姑姑也是厉害得很,对北漠立了太大的功劳。

柯齐爽快应下,早就准备好了,只等他一句应和,两人商议得极好,此时外面传来一句惊慌失措的声音:“王子殿下!公主的尸首被让提前偷走了!”

一时之间两人都惊诧不已,柯齐很快晃过神,诧异地开口:“怎么一回事?我们根本还没有动手呀?”看来有人捷足先登了,会是柯陌吗?

两人火急火燎地赶过去,从未想到背后之人居然是他?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就是上官霖吗?如果说他要在这种时候做这种事情,原因只会是柯钰,只是为了屈屈一个柯钰,上官霖会做这种事情?

明妃的尸首被偷走了,上官霖刚好在现场,百口莫辩,老皇帝几度找寻尸体不得,最后定了上官霖一个违旨的大罪,将他流放到海南那种偏僻之地,也便放弃了寻找尸首。

做到这里够了,他倒是希望明妃可以好好安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北漠两位王子带着一纸合约离去,也同样带走了政局下的风雨涌动。

……

如果不是老皇帝苦苦相逼,盟友远去,皇后也绝对不会做到现在这一步。

老皇帝这一病,已经病了太久了。

“皇上,喝药吧。”这对大呈最尊贵的夫妻,永远都是这么相敬如宾。

老皇帝咳嗽几声,喝完一大碗苦涩的药汁,最后他仰面倒在床上,就这么下去,他也不会有多久的光景了。

“皇后,你去把钰儿叫过来,朕想见她。”老皇帝就这么一个女儿,此时临死之际,就喜欢念旧,一念旧就想到了柯钰当时的那一小团,软软地靠着自己的身子,他喜欢这个来之不易的女儿。

皇后将药碗搁在一旁,冷冷一哼,“皇帝,你杀了她的母亲,把她的丈夫贬去了荒原之地,如今人家快临盆了你又叫她过来,皇帝你可真是爱女心切呀?”

皇后保养得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邪笑,早就不装了。

“皇后,你这是什么话!”老皇帝气红了脸,没想到这个在他面前向来温和的皇后会说出这种话。

“本宫的话说得还不明显吗?皇上对身边的人总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本宫是这样,宫里有多少女人都是这样。”皇后轻笑几声,“不过毕竟是皇上,做什么都是对的。”

老皇帝觉得很反常,看到床边的那碗药汁,顿悟:“你在药里加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