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大公子!是我呀!”那个女人大声吆喝一声,脸上写满了兴奋。

柯钰一看到岸上有一个娇艳的女人在叫上官霖的名字,瞪了他一眼,二话不说回到了座位上,鼓起腮帮子生闷气。

“上官大公子!上官大公子!”上官霖并没有停船的迹象,岸上那个女人开始跟着船跑动了起来,一面狂奔一面招手,醉春楼倒了之后,虽然云离给了她们一笔钱安置下来,可她平日里就大手大脚惯了,如今早就囊中空空,早就穷困潦倒了,如今看到了当初的大金主上官霖,她就觉得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柯钰依旧冷冰冰,盯着上官霖的一举一动,让他后背发怵。

“上官大少爷!我是你的小红豆呀!上官大少爷!你怎么就不要我了呢!”

这句话传入船舱,柯钰立即黑脸,立即低垂着头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递过去了。

耳边那个女人还在叫嚷,上官霖立即认错,说着就狗腿地跑过来哄媳妇儿,“没有没有,你先听我说,我是真的不认识她!”什么小红豆,以前他调戏的人那么多,她算老几。

见柯钰不说话,上官霖立即跳上岸吼了起来,“闭嘴!你这个死女人!老子不认识你!你别来打扰老子的雅兴了!”好不容易低调一回,又被他京都第一恶霸的标志脸给毁了。

这可是最后的救命稻草,那女人不想放弃,继续喊话:“上官大公子!我可是把第一次都给了你呢!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句话一说出口,周围立即唏嘘一片。

敢在朗朗乾坤之下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床事,上官霖还真的没有料到这女人的脸皮这么厚,居然来了一个和他比脸皮厚度的人,上官霖立即应战,直接吼了回去,“你这种货色,本公子才看不上!第一次给那个流氓无赖了自己去找去,说不定人家还会娶你这个婊子!”

他不爽地回头,身后那女人正撇着嘴,一脸怨怼,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在外面惹了不少风流债。

被她这种幽怨的目光盯着,上官霖觉得慎得慌。

“我真的不认识她,老子也是很有品味的好不好,要碰女人也要碰些极品美女才对。”那个俗不可耐的女人,谁想要谁要。

“那你的意思是你碰过其他的女人诺!”

这个神转折……上官霖有一点招架不住。

“老子……真的没有碰过其他女人,其他人哪里比得上媳妇儿你呀。”上官霖一如既往地采取了诱哄的方式。

“你骗猪呢!你以前做的那些荒唐事儿谁不知道!整个京都的姑娘都被你勾搭完了!”坊间传闻都是这样,柯钰又没有说错,“你少在孩子面前说谎,到时候孩子就学了你的,满口谎话!”柯钰果真是什么都能向孩子这方面扯。

“那都是假的!都是为了掩饰秘密!”果然被黑了就很难洗白了,“老子一开始明明就是个纯情小处男!你还不知道吗!”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油嘴滑舌的样子,像是纯情吗!”而且他技术那么好,还一天到晚精虫上脑,柯钰压根儿没看到他那一点点纯情了。

“我去!合着你一直都在误会老子!”上官霖开始正经起来了,“老子跟你发誓,老子没有在外面乱搞,老子也是害怕感染上性病的好不好!”

他继续发誓,“老子真的是纯情的!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在东宫撞见老子身上带着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老子就是在那上面学的,最近才将书本内容转化为实战。”

柯钰那身子满软的,可以随意摆放,满足各种姿势。

这句话听到耳里,柯钰立即满脸通红,刚好看到他眼睛里的情欲,顿时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这人就是这样,欺负我不会回你,所以一直得寸进尺,你以前的事情我也管不着,不过你还是好好处理一下,免得又出现这种情况,弄得别人难堪。”

上官霖见她还是不相信自己,心里有些不悦,于是他也侧过头超窗户外看过去,那个女人已经被他的手下收拾了,可是这两个人的裂痕还没有弥补。

好好的一次乘船出游就在两人的沉默中过去了,到最后上官霖越想越气,将满腔幽怨都撒在了那颗“小红豆”身上。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缠着本公子?”

“报告主子,为了钱,她最近手头很窘迫,就快被房东赶出去了。”

又是为了两个破钱!这些个为了钱不要脸的女人真是辣眼睛,上官霖踢了她一脚,觉得一点儿也不解气,就是这个女人,将他和柯钰的关系又弄僵了。

“叫啥叫呀!你不是要钱吗!老子就给你钱!”上官霖骨子里的邪恶因子开始启动,他吩咐属下将铜钱烙得火热,一颗颗烙印在她的身体上。

叫你要钱!叫你胡扯!叫你污蔑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