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99773.23家

3个月前 作者:烟秾

昨日拜堂,彦莹只是隔着那红盖头见着秦王与秦王妃,红纱盖头朦朦胧胧的,她根本就没看清他们究竟长什么模样,今日可算是见着了。

大堂上边坐着三个人,主座上有秦王与秦王妃,左侧坐着简亦非的母亲程思薇。虽然她将自己好好的打扮了一番,珠光宝气,甚是华贵,可瞧上去却依旧还是没有秦王妃那份气势,有些显得小家子气。

管事妈妈引着简亦非与彦莹走了过去,丫鬟们托了茶盘过来,里边放着几盏热茶。彦莹先给秦王与秦王妃敬了茶,两人都给了打赏的见面礼,管事婆子又引着往程思薇那边去了。

彦莹心中奇怪,不是说侧妃相当于是大户人家里的姨娘,本来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为何自己还要向她来敬茶?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简亦非,她心中暗道,是不是因着简亦非现在是秦王唯一的儿子,她这才会得此殊荣?只不过不管怎么样,毕竟她是简亦非的亲生母亲,自己总要给简亦非几分面子,还是跟着去敬了茶便是。

她拿了茶跪跟着简亦非跪了下来,将茶盏举了起来:“还请庶母大人用茶。”

程思薇听到“庶母大人”几个字,嘴角拉了拉,脸上变了些颜色,这乡下丫头可真是不友善,刚刚进门就用这话来损她。虽然自己是庶母不假,可哪有这般点出来的?她端着一张脸坐在那里,满心不欢喜,也不伸手去接,任凭彦莹端着茶盏跪在那里,心里头想着,总得要好好拿捏她一下才行。

简亦非陪着彦莹跪在那里,见着母亲不搭理彦莹,轻声提醒了一句:“母亲,三花给你敬茶了呢。”

程思薇半耷拉着眼睛,似笑非笑:“我又不是没看见。”

彦莹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跪在那里,她心里头想着,等到她数到十,程思薇还不接茶盏,那她便要站起来了,自己不是泥巴,随她来搓圆打扁,现在跪在,是看着简亦非的面子上头,要是她娘不通气,那自己可不是傻子。

好半日程思薇还是没有动静,就那么坐在那里,简亦非抬头看了两回,最终再也忍不住了,“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母亲,你为何不接三花的茶?”

程思薇撇了撇嘴:“她又不是我心里想要的儿媳妇,我为何要接她的茶?”

彦莹得了这话,赶忙也站了起来:“原来庶母竟然与皇后娘娘意见相左,那不如请庶母进宫去面见皇后娘娘,告诉她老人家,她老人家认可的,你却不许可。”她心中欢喜,正愁没理由从地上爬起来,程思薇倒是自己将这借口送过来了。

今日新妇敬茶,再怎么着不高兴,也该将这事情圆圆满满的糊弄过去再说,哪有当着秦王与王妃和这么多下人的面上来耍小性子?彦莹昂着头望向程思薇,她可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成亲之前遭遇到程思薇万般刁难,这过门才一日便耍威风,这是耍给谁看?

按理来说,程思薇就简亦非一个儿子,不该是赶紧儿子媳妇拢到自己这边来?现在瞧着程思薇这做法简直就是推着他们往外边走,哪怕是个不聪明的也不会这样做啊,难道她就一点也不顾及到简亦非的感受?不都说母子连心的?怎么她瞧着程思薇这母亲,一点都不像个正儿八经的母亲?是不是简亦非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去终南山学艺,所以与她不大亲?

但即便再不亲,也该看在自己儿子的份上,好好与他相处,毕竟她只有简亦非一个儿子,到时候还不得要靠着他?彦莹不解的看了看程思薇,见她脸色很不好,索性将茶盏塞到她手中:“庶母,若是你认同皇后娘娘,那就还请你将这新妇茶给喝了。”

程思薇的手里莫名其妙就多了一盏茶,她委委屈屈的望向了秦王,想要他来开口说句话,只要他表示了半分不满意,自己就立刻将这茶盏砸了——毕竟这儿媳妇刚刚提到了皇后娘娘赐婚的事情,她若是没得秦王的支持,还真不敢砸这茶盏。

秦王皱了皱眉头,思薇最近怎么跟原来不一样了,在京城郊外的宅子里时,她是多么温柔可人,现在进了秦/王/府,给了她侧妃的名分,她反而不那么满足起来。王妃给自己进献了几个美人,她却跟打翻了醋缸子一般,最开始两次他还觉得有些意思,可这吃醋的把戏弄多了,秦王不免有些烦恼。

王妃知道他想要多几个孩子,这才弄了些美人进来,这也许算是她对自己的一种弥补。无论如何,从这事情上头来看,王妃算是先回到大度的,程思薇只是一个侧妃,她有什么理由有什么权利来管着他去谁的屋子里头?

现在新妇敬茶,王妃都接了茶,她却要拿乔做致的,怎么也不知道给非儿留点面子?更何况这个新媳妇是皇后娘娘赐的婚,她不接茶盏,不就是不赞同皇后娘娘的懿旨吗?秦王皱眉望向程思薇:“思薇,你快些将茶喝了罢,让媳妇这般站着,也太不像话了。”

程思薇张大了嘴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秦王一点都不帮着自己,反而就这样轻而易举将那目无尊长的儿媳给放过了?难道没有看出来她在跟自己呛声?程思薇心里有些难受,可见着秦王不悦,她也不敢多说,将茶盏捧到嘴边,象征性的喝了一口。

秦王点了点头,笑着对彦莹道:“你既已经与亦非成亲,以后咱们便是一家人了,后宅里的事情我不管,有什么事儿你多与两位母亲商量着些。”

听到秦王用了“两位母亲”这个词,程思薇心中才舒服了些,嘴角微微上翘,朝秦王送了个脉脉的眼波。秦王站了起来,拂了下衣裳袖子:“我还要去与平章政事商议事情,你们自己忙自己的去罢。”

彦莹等着秦王跨步走开,转向了秦王妃道:“母亲,我有一件事情要与你商量。”

秦王妃手中握着茶盏,一双眼睛低着往茶盏里看,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来,就听她声音沉寂如水:“什么事情,你只管说。”

“这次与亦非成亲,多亏了母亲这般打点周到,三花年轻,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大宗的东西,因此想着那些聘礼还是交给母亲保管罢,否则三花拿着那么多东西,还真是有些心上心下。”

“聘礼交回给我?”秦王妃抬起头来,有些惊讶:“这聘礼是我们秦/王/府给你们肖家的,当然是由不来处置。”

彦莹笑了笑道:“我们家不过是豫州城的农户,哪里值得这么多聘礼?母亲厚爱一片好意,送了一百二十八抬聘礼,可三花也不是不知好歹的,这聘礼实在太贵重了些。母亲还是将聘礼拿回去罢,三花用不着。”

没想到这乡下丫头不是个眼皮子浅的,一百二十八抬聘礼她竟然一件也不要,悉数归还给自己?秦王妃这才认真打量了一眼彦莹,见她眼中神色坚定,不似作伪,看起来乃是真心真意要将聘礼退回去的。

程思薇在旁边着了急,聘礼聘礼,虽然名义上是给儿媳妇的,实际上还不是给自己儿子用的,这乡下丫头怎么就如此不识好歹,将一百二十八挑聘礼都要退回去呢?落到了自己腰包里的东西还送出来,可不是傻?

“媳妇,既然这是秦/王/府给你的聘礼,你拿着便是,咱们秦/王/府也不少这点东西。”程思薇一双手绞在了一处,脸上露出优雅的笑容:“这是王妃的一份心意,如何要将这片好意拂逆了呢?”

彦莹正色道:“庶母大人,三花只是一个农家丫头,还没见识过这么多聘礼,现在我交回给母亲大人打理,还是得请她劳心劳力,正是忐忑不安,庶母大人当然要替三花向母亲大人进言,请她接受了才是。”

程思薇望了彦莹一阵,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简亦非站在一旁瞧得莫名其妙,三花老早就跟他商量过了,他不是秦王妃的儿子,王妃拿这么多聘礼来,只是不想让秦/王/府失了面子,成亲以后,她会要将这聘礼悉数退还给秦王妃。当时他听了便十分赞成,不是自己的东西,如何能据为己有?可现在瞧着自己母亲竟然为了这事情怒气冲冲的走了,简亦非心中有几分紧张,赶紧拔腿追了出去,想要与程思薇说个明白。

大堂里的正主儿只剩秦王妃与彦莹了,她朝彦莹笑了笑:“你说罢,到底想要求我什么?”

这么大宗的聘礼眼睛都不眨就退回给自己,面前这儿媳妇肯定有什么图谋,否则哪里会这样爽快?秦王妃坚信这世上不会有不贪财的人,要么就是另有原因。

彦莹一愣,没想到秦王妃竟不相信自己是真心的,她转念一想,微微笑了笑:“母亲大人,我倒还真有事情要求你。”既然秦王妃自己都问出口了,不如就拿这聘礼做垡子,将自己要继续外出经营百香园的事情提出来,希望她能支持自己。

“你说。”果然是有求于人,秦王妃含笑看了看彦莹,这个儿媳妇倒也是个有趣的,恁般大方,而且根本不买她那庶妹程思薇的账,自己可要好好利用她来打压下程思薇,让她明白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便连她的儿媳妇都敢与她对着干。

第二百七十七章商议

“什么?你要继续外出开铺子?”秦王妃皱了皱眉,这个要求有些太出格了,哪有秦/王/府的长媳还到外边开铺子的?说出去还不会笑掉人家的大牙?

“是。”彦莹很诚挚的望着秦王妃道:“三花生于村野,长于村野,根本就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贵家小姐。现在我也成亲了,已经是人家嘴里说的鱼眼珠了,应该能比做闺女十行动更自由一些。想当年我做姑娘的时候就在抛头露面,现在都已经成了人家媳妇了,应当就更方便些了。”

秦王妃没有吱声,好半日才犹豫着说:“毕竟你现在是秦/王/府的人了。”

彦莹笑了笑道:“王妃,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心承认我那夫君简亦非是秦/王/府的长公子?”

“你……究竟想说什么?”虽然秦王妃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可毕竟秦王承认了,皇后娘娘亲自下的懿旨,她不想承认也不行,可现在被彦莹这般直截了当的问出来,她还觉得有些不适应,好像自己脸上蒙着的一层面纱被扯掉了一般,一张脸陡然出现在旁人面前,让她有几分不适应。

“王妃,我的意思是,其实我身份并没有那般金贵,若不是皇后娘娘的懿旨,亦非只是一个无父的孩子,我们根本配不起这般泼天富贵,是什么样的人就该过什么样的生活,我自种一分地,自吃一口饭,不想呆在秦/王/府里头蹭吃蹭喝。”彦莹朝秦王妃深深行了一礼:“还请王妃恩准。”

秦王妃望了她一眼:“你且退下,我再想想。”

彦莹步履轻快的走了出来,既然秦王妃没有一口拒绝,她便有转圜的余地,这两日暂时派了秀文秀珠去新铺子那边照看着装修,自己抽点时间去田庄一趟,那边刚刚收了水稻不久,已经进入了果树丰收的时节,自己要去看看嫁接好的树木究竟是不是高产,那果子是不是味道要比平常的好一些。

刚刚走出去没多远,就见简亦非大步从前边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她:“三花,怎么办,我母亲不和我说话了,是不是咱们今日得罪了她?”

彦莹看了看简亦非,叹了一口气,前世就听人说婆婆媳妇关系紧张的前世是冤家,这世才会继续吵得天翻地覆,让儿子夹在里边受罪,看着简亦非这模样,实在也是难为他了。彦莹摆了摆手:“亦非,你先回咱们院子,我去向母亲赔了罪,咱们再一道出去走走。”

简亦非有些担心的望着她:“我陪你去母亲那边。”

“你别去了,你要是去了,你母亲以为你要来为我说话,指不定心里头会更生气。”彦莹推了推简亦非:“你且歇着去。”

婆媳翻脸,怎么能让儿子在旁边瞧着?少不了程思薇会用孝道拿捏着简亦非,到时候她也不好怎么开口了。要吵就要吵个痛痛快快明明白白!彦莹提了裙子,飞快的往程思薇的院子跑了过去,秀文秀珠在后头一路追赶着:“少夫人,你慢些走,慢些走!”

瞧少夫人那模样,将曳地的裙子高高挽起,几乎都要到膝盖处了,露出了两条中裤的裤管,白色镶着淡绿色的边子。以前在百香园,少夫人穿着花布褂子大脚裤子没人说她,可现在身份不同了,环境也不同了,秀文有些着急,这可是在秦/王/府,旁人看了可是会当笑话四处说的。

彦莹跑得飞快,直到挨近一道院墙,这才停了下来,朝奋力追赶过来的秀文秀珠笑了笑:“别着急,我自然会等着你们。”

两人喘着粗气将彦莹扶住:“少夫人,走路要娴静些,幸亏刚刚一路过来,没见着几个下人,否则明日秦/王/府肯定都会议论少夫人走路不合规矩了。”

彦莹笑了笑,有一个见到了与有是个见到了是一个概念,那些下人们整天闲在府中,总要找些闲话说说,否则怎么打发时间:“看到了就看到了,随便她们说去,我不介意。”若是这些闲话都听不得,如何能做大事?每日里为着这闲话就会要将脑筋伤透。

程思薇的院门敞开着,地上横七竖八的摆着竹竿儿,有几个小丫头子正在跳格子,见着彦莹走进来,俱是一愣,秀文秀珠喝了一声:“见了少夫人还不请安问号?”

几个小丫头子这才明白原来面前这位是昨日嫁进府里来的大少夫人,赶紧躬身行礼:“少夫人安好。”

彦莹冲她们笑了笑:“不必多礼。”

有个小丫头子赶紧飞奔着脚往程思薇内室去了:“侧妃,少夫人来看你了。”

程思薇沉着一张脸,很不高兴,黄妈妈在一旁劝道:“既然少夫人好意来看侧妃,侧妃也该赏她脸面,总不能一直这般僵持下去,否则以后见了面也不好说话呐。”见程思薇没出声,黄妈妈朝那小丫头子使了个眼色:“还不快些去将少夫人请进来。”

小丫头子折回身去,还只走到月亮门,就见着彦莹从外边一步踏了进来:“少夫人,侧妃请你进去。”

“多谢你替我通传了。”彦莹朝秀文看了看:“昨日那荷包儿你身上还有带着没有?给这小姑娘一个,让她拿着玩去!”

秀文从自己身上解下来一个荷包:“先将我的给她,少夫人回院子再给我。”

“少不了你的。”彦莹点了点头,带着秀文秀珠往内室那边走,小丫头子攥着那个荷包,望着上边绣着的花开富贵,睁大了眼睛:“少夫人可真大方。”等及将里边银锞子拿出来,更是高兴得脸都红了,哼着小曲往前边院子里跑了去。

彦莹慢慢的走进了内室,见程思薇拉长着脸在那里,不由得“噗嗤”一笑:“母亲大人何必如此介怀!还在生我的气?”

程思薇一愣,看了看彦莹,没有说话。

彦莹也不管她,只顾自顾自的说上了:“母亲大人,我知道你刚刚在主院大堂是为着媳妇一句话生了气,是不是?可那里是主院,王妃是秦/王/府的主母,我自然只能喊她母亲,喊你庶母大人,否则旁人听了,定然会说我不懂规矩。到了母亲这院子里头,我自然要喊你母亲大人了,是不是这个理儿?”

黄妈妈在一旁点着头道:“侧妃,少夫人说的没错哇,那时候可是在主院。”

程思薇没有吭声,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些,彦莹瞧着她那模样,知道她心里头一惊活络了些,不由得暗自点头,这程思薇倒也不算太死脑筋,看起来还是能说得通的。自己来程思薇的院子,并不一定要和她来吵架,都说家和万事兴,为了让简亦非好做人,自己能和程思薇和解就最好,她若是实在不通气,那便怪不得自己要翻脸了。

“母亲,三花是这样想的,那笔聘礼,即便我不主动交给王妃,她只怕也会想着法子要从我手里拿了去,不如早些将聘礼交还给她,我自己守着嫁妆便是。听下人们说王妃很是厉害,要是我不还聘礼,她心里头不高兴,还不知道她会不会打旁的主意。”彦莹笑着坐了下来,朝黄妈妈笑了笑:“妈妈,可否赐一盏茶给我?”

黄妈妈慌乱的点了点头:“好好好,烟书,还愣着作甚?赶紧去沏茶过来!”

这次程思薇终于没有开口反对,过了好一阵子她才有些不情不愿道:“这聘礼是秦/王/府给你的,有什么不能拿着的?到了你手里的东西还让它走脱了,你也可真是笨。”

这口气,明显就软了不少,彦莹听着心里头高兴,看来程思薇还是有转化的可能性,她朝程思薇笑了笑:“母亲,那聘礼除了三个田庄,也没什么值钱的,说着有不少头面首饰,可都不是最时兴款式,不过都是些黄金白银,嵌宝带玉的少。那三个田庄,王妃断然是不会给我的,那些东西我拿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卖个乖将这聘礼退给她。我不要聘礼也一样日子过得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何必到时候去看她的脸色。”

程思薇“唔”了一声,好半日才缓缓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母亲,何止是几分道理?是很有道理。”彦莹见程思薇已经不再计较聘礼这事情,琢磨了下,索性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母亲,我自己有嫁妆六十挑,虽然东西少,可也足够用了,更何况我还有百香园,那可是赚钱的东西,两三年下来,那一百二十八挑聘礼还不够我看呢。”

“什么?”程思薇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你一个小小的卖菜的铺子,能挣多少银子?你就别变着花样想要我同意你出门去了,秦/王/府的长媳到外边抛头露面的做生意,这事传了出去多不好听。”

“母亲,你莫要小看了我这铺子,现在我百香园两层楼下来,每月的收益差不多会有八千多两呢,现在我准备到御前街开一家分号,会比这边这家铺子更大,到时候赚的银子会更多。”彦莹接过烟书第上来的茶,慢慢的喝了一口:“母亲,你觉得我要不要去打理这两家铺子呢?”

“一个月就有八千两?”程思薇有些不相信的望着彦莹,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这乡下丫头说大话也说过头了些。

彦莹淡淡一笑,她还是往小里说,百香园现在根本就不止赚这么些银子,二楼上边差不多是六千多两一个月,下边铺子也差不多有六七千,若是加上田庄的出产,平摊下来每个月差不多能到一万六千两,她在御道街上开的铺面,比现在的铺子要更大,而且御道街那边都是富贵人家,这饮品的收益也会更多些,到时候两边合起来,只怕是京城这两家就要赚到两万多将近三万两一个月呢。

第二百七十八章和解

“母亲,我说了有这么多就会有这么多。”彦莹瞧了一眼程思薇,不是说她出身安国侯府,怎么听着每月进账八千两银子就这般激动,跟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一般。她喝了一口茶水,淡淡道:“我现在准备开一家分号,母亲要不要放些银子到我铺子里来分红利?赚了咱们按着投的本钱拆账分,亏了不用母亲管。”

程思薇挑了挑眉毛,有些疑惑,她倒也听人说过百香园生意好,可却没想到竟然会好沉这样,月进八千两,若自己能到里边分得一千两千的,每年也能有一笔可观的收益了。

“侧妃,这可是少夫人的一片好意哇。”黄妈妈俯下身子,笑着说道:“侧妃不如那一笔银子给少夫人,让她帮你去打理便是。”

“你真能做到赚了分账,亏了不用我管?”程思薇瞟了一眼彦莹,心里也慢慢松动了,要是真能这样,何乐而不为?

“母亲我说话算数,要是母亲不相信,咱们可以立字据。”彦莹朝她笑着点了点头:“要不要试一试?”只要程思薇答应往她百香园里投钱,那她势必不会反对自己出门了,以后跟自己的关系也会密切说,因为她与自己之间有利益捆绑在一处了。

“那好,咱们立字据。”程思薇想了想:“我拿一万两银子给你,能分多少?”

彦莹想了想,她御道街那边的铺面租金一个月就是八百两,一年下来租金就是九千多,还要重新装修,添置货架,请掌柜伙计这些人工,虽然说原材料是自己田庄里的,可也得算钱,这样算起来差不多一年要去了三万,程思薇给她一万,差不多是三分之一的样子。

“母亲,这样罢,我这铺子一年大概是四万的本钱,我给你多一点点分红,你三我七,如何?”彦莹见着程思薇有些怀疑,款款道:“母亲不必担心,到时候我会将那些账目给母亲看的。”

若是三七分,八千两银子一个月,自己就能分到二千四,程思薇一想着这般美事,心里头就高兴,最终下定了决心:“那我给你一万两银子,你写个字据给我。”

总算是将这事情搞定了,彦莹心中得意,以后程思薇就要催着自己出门到铺子里去看看了。她将一万两的银票收了下来,然后立了一张字据给程思薇,高高兴兴带着秀文秀珠走回了自己院子。

简亦非正在后院练剑,见着彦莹回来,赶紧停手擦了擦汗赶上前来:“三花,怎么样了?”

方才他在院子里头心上心下的,生怕母亲再刁难彦莹,可彦莹让他在院子里头等着,不让他过去,他乖乖听话的回来了。但终究心中不安定,只能拿着宝剑到后院舞了一套,极力想将心情平静下来。

彦莹朝简亦非眨了眨眼睛,拿出了几张银票来:“你看,这是什么?”

简亦非接了过来,有些奇怪:“银票?哪里来的?”

秀珠在旁边掩嘴笑:“侧妃给的。”

“啊?”简亦非呆呆的望着彦莹,母亲不是很讨厌三花吗?怎么转瞬间就给了她一万两银票?他拿着银票在手里,左瞧瞧右瞧瞧,根本不敢相信这事情。

“你母亲拿了银票给我,要到我新开的百香园里头分红呢。”彦莹笑着将银票接了过来:“虽然我已经有足够的银子去开第二家,可还是要替你母亲好好打理着她的银子不是?”

“三花,你真好!”简亦非望着彦莹,心里充满了感动,自己的母亲百般刁难三花,可她一点都不计较,还要帮母亲打理财产,真是让人感动。他拉住彦莹的手,结结巴巴道:“三、三、三花,我真是太、太、太高兴了!”

这人生在世,能娶到这样温柔体贴又情投意合的媳妇,真是最幸运的事情,简亦非越看彦莹越美,咧嘴笑了个不停:“三花,你不是说要出去走走?是不是想去百香园了?我们一道去瞅瞅。”

彦莹点了点头,简亦非算是被她培养出来了,现在都会察言观色了,自己才提了个话头儿,他就知道该怎么去做了。彦莹拍了拍简亦非的胸:“你先去洗洗,换件衣裳再说,看你一身的汗珠子。”

简亦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拎着宝剑就往屋子里头走:“好好好,你且等着我。”

秀文与秀珠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来:“少夫人,以后我们还会去百香园住着吗?”

彦莹摇了摇头:“住着恐怕是不行了,只不过你们两人得帮我去打理新开的那一间铺面,早上过去,晚上回来。”

“真的?”秀文秀珠心里头很是高兴,原先她们在豫王府的时候,走觉得那日子很好过,即便是一个奴婢,身份也要比外边的百姓要高,可是跟着少夫人做了一段时间,这才发现人最宝贵的是自由,而且更重要的是她们能挣钱,挣不少的银子!

“我又怎么会说假话?你们两人帮我好好去打理着,每人管一项,我给你们两人长月例,每人十两,达到一定的利润,我还会额外奖励你们。”

“啊,这么多!”秀珠高兴得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掌:“我没有做梦吧?少夫人,你真的给我们十两银子一个月?”

“我还会说假话?瞧你那样高兴。”彦莹淡淡一笑:“十两银子还是小头呢,你管的那一块每个月能赚七千两,那我便另外奖你二十两银子!”

秀珠蹲下了身子,抱着腿打哆嗦:“另外还有二十两?那一个月有三十两了?”

秀文一把将她拉了起来:“高兴个啥呢,都还没开业,你知道能不能挣那么多银子?瞧你那个样儿!”

彦莹瞅了秀文一眼,这个丫鬟比秀珠要谨慎得多,可过分的谨慎也不一定是好事情,那开拓创新的思想就会不够。她语重心长道:“月入七千也不是不可能的,咱们朱雀街那边的百香园,两层加到一块,差不多能月入一万呢,御道街的位置比朱雀街要好,肯定效益也会更好些,你们自己想想办法,怎么样将那缺的两千两给赚出来。”

“月入一万两?”秀文有些疑惑:“刚刚少夫人与侧妃说,不是八千两的?”

“她是外人,我自然不能前部透露给她,你们两人可是我的心腹,自然要交底给你们。”彦莹朝着秀文笑了笑:“怎么样?两千两银子,能不能想办法赚到?”其实她也没跟两人交老底,可秀文与秀珠听了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少夫人实在是太好了,简直是拿她们当自己姊妹一样看待,秀珠含着泪道:“少夫人,奴婢一定会想法子替少夫人好好的管理百香园。”

“我知道你们的心。”彦莹伸手拍了拍秀珠的肩膀:“有我在帮你们观着场子呐,不怕不怕。而且……”她笑了笑:“秀文秀珠,你们今年也都十七了,该找个郎君嫁了罢?我瞧着百香园里有几个不错的伙计……”

秀文秀珠两人的脸瞬间便红了,秀珠低声道:“奴婢的卖身契还在豫王府,奴婢的亲事得由王妃来指。”

在豫王府里头,亲事都由不得自己做主,即便是和哪个小厮看上眼了,也得先向管事妈妈去提,然后请王妃指了配小子,秀文秀珠两人开始都打算着,若是能熬出头来,自己配个管事,或者是管事的小子,那便再好也不过了。可是瞧着豫王府里的管事,基本都是四十来岁的样子,有些儿子到了十七八岁,早就有管事妈妈拿了给自己女儿配了亲,两人眼见着到了十七岁,一直没相中好的。

两人被豫王妃拨了给彦莹帮忙,到了百香园以后,生活很是繁忙,慢慢的也将这事情给忘记了,可没想到铺子里头有几个还没成亲的伙计却打上了主意,几个人一有空就向秀文秀珠献殷勤,两人都是又惊又喜,可以想到自己的卖身契还在豫王府,不由得也是连声叹气,自己喜欢也没用,到时候还不是王妃给自己配小子。

彦莹瞧着两人那尴尬模样,哈哈一笑:“你们放心,你们两人的卖身契,王妃已经给了我。我见着上边写着你们卖身的价格是十五两,到时候我少给你们俩一个半月的月例,把卖身契还给你们,以后你们就是自由人了。”

“少夫人,您真是我们的再生父母!”秀文与秀珠两人都跪了下来,恭恭敬敬朝彦莹磕了两个响头:“我们能遇见您,真是天大的福气!”

“三花!”简亦非神清气爽的从屋子走了出来,见着秀文秀珠跪在地上,有些奇怪:“她们做错了什么事情?”

“没做错事,你别瞎猜。”彦莹伸手将两人拉了起来:“快莫要这般行事,以后好好为我管着百香园就是了。”她虽然得了程思薇的支持,也与王妃说过了要继续外出开铺子的事情,可毕竟还是要顾虑着秦/王/府的名声,不能日日呆在百香园里。朱雀街那边有二花管着,自然放心,御前街这边,可要派自己的心腹打理才是。

秀文与秀珠两人,今后便是她的心腹了。

第二百七十九章侍妾

秋风渐渐的越来越凉,秦/王/府里到处都是落叶满地,粗使的丫鬟婆子拿着笤帚刚刚扫过,地上又是厚厚的一层,在外边走动的人都穿上了夹衣,有些怕冷的,已经要薄薄的掐腰小袄穿上了,甩着手走在青石小径上,一抹纤腰,下边是一条撒花裙子,绣着穿花蛱蝶,妖妖俏俏,十分惹眼。

程思薇站在那里,瞧着那个慢慢走来的身影,咬了咬牙,满脸不悦。黄妈妈在一旁瞧着,心中只是叹气,也不好说多话,王妃弄来几个美人,有两个已经有了身孕,现在一脸得意的走过来的这位,正是已经怀了四个月身子的丽美人和刚刚进府不久的月美人。

丽美人一脸得意的走到了程思薇面前,只朝他稍微弯了弯膝盖,月美人道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低眉敛声:“侧妃安好。”

程思薇冷着脸没有看她们,这丽美人才十六华芳,正得秦王宠爱,现在又有了身孕,更是神气得很,而月美人是上个月才进府了,秦王觉得新鲜,在她院子里连续过了几个晚上。这两个狐媚子,看得她心中来火。

丽美人见程思薇没有理睬她,抬起头来,挪着步子就要往一旁走,那边月美人看了看,犹犹豫豫抬着步子也准备跟了过去。程思薇沉声道:“站着,我让你们走了吗?”

“侧妃,我们请安你不回答,我们自己以为侧妃并不想理睬我们,当然得要走了。”丽美人转过身来,一脸惊讶,手摸着还不太显怀的肚子,娇声笑道:“我现在怀着孩子,整日里神思沉沉,方才月妹妹喊我出来走走,现在觉得有些累,想赶着回去歇息,侧妃可别拦着我,这肚子里头的小公子可怠慢不得。”

程思薇怒斥了一声:“有孩子了不起?我的儿子都十八岁了!”

“侧妃,你有了儿子自然就觉得无所谓了,可我却还要指望着这肚子里头的孩子为我带来富贵呢。”丽美人一只手搭着丫鬟的胳膊,一边笑得花枝招展:“我听着说王爷是可以有两个侧妃的,我若是生了儿子,只怕也会与侧妃一样母凭子贵呢。”

“你!”程思薇大怒,站起身来,正准备大步跨到丽美人面前去,却被黄妈妈拉住了:“侧妃,你何必与她计较。”

丽美人看了程思薇一眼,哈哈的笑了起来:“侧妃,你倒是有个拎得清的妈妈!”

程思薇一口老血哽在胸口,险险的就要吐了出来,她望着丽美人与月美人的背影,摸着喉咙口,快要喘不过气来:“妈妈,你为何拉住我!”

“侧妃,这两人分明就是王妃派过来挑事的,你又何必与她们计较!你要是与她们计较了,到时候闹到王爷那边去,只怕落不了好的是侧妃你哪!”黄妈妈苦口婆心的劝着,这丽美人有身孕护着,而月美人却风头正劲,侧妃跟她们去计较,那不是自讨苦吃?

程思薇抓住自己的衣襟,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原以为进到秦/王/府来就能气坏她那嫡姐,秦王对她的宠爱必然会让她那嫡姐发狂,可没想到一切都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一切都没有发生,她原来在京城郊外那小宅子里头想的事情,不过是她虚幻时的自我安慰。

秦王对她,远远不如那个时候好。

那时候她避居京城郊外的宅子,悠闲自在,秦王偶尔来住一个晚上,两人极尽缠绵,难舍难分。秦王总是赞扬她容貌出众,虽然已经三十多却比他王府里二十多的侍妾瞧着还要美貌。她听了心中欢喜,自己也认为秦王是因为真心喜欢自己,才会如此夸奖,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个道理她想她知道得很清楚。

可是到了秦/王/府,她才发现,一切都变了,昔日温柔的秦王,忽然间褪去了他那柔情的一面,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自己为了他宠爱那些侍妾吃醋,他竟然还来指责自己,说自己这般年纪了,还不懂事!程思薇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一片树叶慢慢从枝头坠落,被那寒风吹着,不住的往前边飘了过去,心中有说不出的凄凉。

这一辈子她只关注两件事情,第一是秦王的宠爱,第二就是要为母亲报仇。安国侯夫人自己是挨不上边了,只能找秦王妃来报复。昔日在安国侯府,她对自己也多是可待,特别是当她觉察到自己对秦王那份特别的感情,更是格外凶狠,自己被赶去尼姑庵,后来安国侯夫人派人去追杀她,自己这嫡姐肯定也是有份的。

现在的她却越来越失落,秦王对她的宠爱日渐消褪了,秦/王/府里进来了不少新人,她引以为傲的美貌在这些二八芳华的女子面前,变得不值一提。而且她深深的明白,随着岁月的流逝,她的红颜会渐渐老去,到了她青丝里长出白发的时候,只怕秦王就连多看自己一眼都不愿意。

而自己的长姐却依旧活得有滋有味,她是秦/王/府的主母,自己见了她要弯腰行礼,每年除夕的正午她会伴着秦王进宫去赴家宴,而她,却只能被留在府里,寂寞的看着那灰如棉絮的天空。程思薇叹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黄妈妈,你替我慢慢到外头帮我访着。”

黄妈妈将耳朵凑了过去,程思薇低声在她耳朵边上说了几句话,黄妈妈大惊失色:“侧妃,这样做不妥当!你这又是何必,公子现在长大成人,又娶了媳妇,眼见着你就要抱孙子了呢,如何还要做这些事情?姨娘都死了这么久了,那些恩恩怨怨也就放开罢。”

程思薇沉下脸,厉声喝道:“妈妈,你难道不听我的话了不成?”

黄妈妈“扑通”一声跪倒在了程思薇的面前:“侧妃,你要三思!现在的日子过得实在惬意,没必要再去记着过去的恩仇。若是王妃死了,王爷肯定要查,安国候府也不会放过,肯定会查到侧妃身上来的。”

“怕什么?”程思薇一把将黄妈妈拉了起来,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来:“我日子过得不顺畅,她也别想过好日子!”

“侧妃!”黄妈妈着急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该怎么劝说程思薇才好,这时就听着那边传来说话的声音,她转脸一看,就见小径上走来了几个人,走在最中间的,穿了一件织锦衣裳,外边披着一件羽纱披风,一张俏脸白里透红。

“少夫人,少夫人。”黄妈妈如逢大赦,赶紧迎了过去:“少夫人是来过来陪侧妃说话的不成?”

彦莹笑着点头道:“可不是来找侧妃的?今儿都十月三十了哪。”

黄妈妈眼睛一亮:“是否给侧妃还送红利了?”

“是,每月一结,这样一来,账目便是清清爽爽。”彦莹走到了程思薇面前,让身后的秀文抱出了一本册子来:“母亲大人,御前街的百香园九月二十八开业,到今日刚刚好是一个月零两日,我将这个月的账目带过来,还请母亲大人过目。”

程思薇拿起那本子,翻开第一页,就见上头写得密密麻麻,看着有些头晕,再翻几页,依旧还是挤挤密密的一大堆,看得她莫不清头脑。她将账本一合,交回到彦莹手中:“你给我说说,挣了多少银子,我得多少便是。”

“我们这一个月,挣了一万零三百四十二两银子,三七分成,母亲可以得三千一百零三两六钱。这里是三千一百两银票,还有三两六钱碎银子,母亲请点清。”彦莹将几张银票与一个小银块送了过去,程思薇将银子接到手中,惊奇的瞪大了研究:“竟然一个月能挣一万两?”

彦莹点头:“御前街那边生意好,有钱人多。”

程思薇点了点头,将三两碎银子交给了黄妈妈:“妈妈,这些碎银子,你拿着。”

黄妈妈推辞道:“我帮侧妃收着便是,我要银子作甚。”黄妈妈无儿无女,一直照顾程思薇,早就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只是碍着主仆身份,不敢僭越,可心里还是处处为她着想的。

“妈妈,我让你拿着便拿着。”程思薇有些气短:“你还跟我推辞什么。”

黄妈妈没法子,只能将那银子接了过来,道谢了一声:“多谢侧妃打赏。”

程思薇将三千两的银票放到了荷包里头,望了望彦莹:“三花,你要多吃些补品,不要光顾着铺子里头的事情,把自己的身子给累坏了,我还等着你给我生孙子哪。”

彦莹听了这话,心中一咯噔,这成亲才一个半月,程思薇竟然就急急忙忙的催着自己僧娃娃?她顿时觉得自己前边的路有些难走,自己是不打算跟简亦非生孩子的,到时候岂不是要被程思薇唠叨得耳朵起茧子?

秀珠在一旁笑道:“侧妃请放心,我们家少夫人经常喝补品的,隔一两日就要熬草药补身子呢,到时候呀,肯定会给侧妃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

程思薇听了这话,十分高兴,笑眯眯的望向了彦莹:“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在秦/王/府里,跟她最亲的只有简亦非了,虽然他不是自己亲生的,可毕竟母子这么多年,看到会有感情,现在她寂寞无聊,没有什么法子好排解的,只能寄希望有个小笋子给她来带着玩,打发下时光便好。

第二百八十章思量

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彦莹躺在床上,摸了摸身边的被褥,陡然惊觉简亦非今晚在卫所上夜,并没有在秦/王/府。她爬了起来,将被子掀开了些,将床边柜子上的油灯点亮,瞬间一屋子暖黄的光芒,将她的脸照亮了几分。

她皱着眉头摸了摸自己的手脚,凉冰冰的一片,肚子一阵阵的抽痛,让她感觉到全身都有些不舒服。这两个月里,月信一到,她便疼得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避子汤的缘故,成亲以前可从来没有这样的现象。

彦莹将身子靠着床,看了看屋子里边,忽然觉得很孤单,没有简亦非的夜晚,她竟然是连被子都睡不热了,虽说现在已经是十二月,天气也冷,可她却没想到京城的冬天会如此寒冷,睡到半夜还能冻醒。

拉了拉鸭绒被子,还是以前那般轻软,按理说该很暖和,可她此时却感觉不到半分温暖,睡到床上就如在冰窟里一般。彦莹将身子缩了起来,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是因着月信来了身子娇弱些,还是因为简亦非没有在身边?

习惯窝在他怀中睡去,这样她才感觉到安全温暖,他没有在身边,忽然间就觉得冷清了许多。她叹了一口气,正准备扬声喊睡在外边屋子上夜的秀文给她倒杯红糖水,就听着外边有匆匆的脚步声。

“少夫人,少夫人,公子回来了。”秀文在外边轻声敲门,彦莹听着睁大了眼睛,简亦非回来了?她披着衣裳下了床,慢慢走到了门边,就见外边有一条高大的黑影,没错,简亦非确实是回来了。

将门打开,外边卷进来一阵寒风,彦莹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马上落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三花,我回来了。”

简亦非反手将门关上,抱着彦莹走到了床边:“怎么了?屋子里有光亮,你难道还没歇息?”他伸手探到了被子里头,惊诧的低声喊了一句:“被子里头怎么这样凉?”

彦莹大大方方道:“你不在,睡不热。”

简亦非将她抱在怀里,将被子拉上:“我这不就回来陪你了?”

“不是说要在卫所上夜,怎么便回来了?”彦莹用手戳了戳简亦非的胸口:“你可别被人发现了,到时候说你不守公务,逃回家赔老婆睡觉!”嘴里这般说着,心中却是得意,将嘴唇贴在了简亦非的脖子上,感觉到他温暖的气息。

“我那副手与他夫人吵架,竟然跑到卫所来歇息了,他赶我回家让我给他腾出床来,要不是他没地方睡。”简亦非咧嘴笑了笑:“我那屋子里头切的是炕,里头烧着炭,睡起来舒服得很。”

彦莹摸了摸床板:“咱们也砌个炕。”

“咱们不是有炭盆子,不用烧炕了,这床都是南海花梨木做的,金贵得很,只是是不好撤换。”简亦非将彦莹搂紧了些:“我得想个法子,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也能睡得暖和。”

“我不过只是这些日子睡不热而已。”彦莹用手拍了拍他的胸口:“要不是才没那么娇弱哩!你松开我一些,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简亦非有些失望:“三花,什么时候咱们才会有孩子?我们卫所里有个人和我们差不多时候成亲的,今儿他喜气洋洋的请我们吃晚饭,说他媳妇有了两个月身子。”

彦莹沉默了下,低声道:“生孩子这事情着急不来的,什么时候菩萨想给我们孩子了,那我就会有身孕了。”忽然间,她的鼻子有些发酸,简亦非根本不知道,他们这一辈子是不可能有孩子的了,她不想见着自己生下来的孩子会有天生的残疾,这对孩子不公平,对简亦非也不公平。

“三花,我错了,我不该追问这事情。”听得出来彦莹话里头浓浓的失意感,简亦非心里十分自责,怎么能向三花提出这样的问题来?三花也想要孩子的,她肯定心里也着急呢,自己却还这样去逼问她,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过了几日便是除夕,百香园那边忙得晕头转向,虽然饮品在冬天销得不如夏天,可依旧还是有一些闲人坐着要喝热饮,而且麻辣烫与烧烤成了最受欢迎的东西,两边铺子的烧烤架子与麻辣烫桶子又多添了三个,一筐木炭放在那里,转眼就见了底,麻辣烫的汤一天要换好几次。

京城里现在也有模仿做烧烤与麻辣烫的,可依旧没有赶得上百香园的生意。彦莹要求用料精良,无论是那些食材还是配料,都是精心准备的最新鲜的东西。麻辣烫的涮锅水都是熬出来的骨头汤,而且规定最多一个半时辰就要换一锅水。

这麻辣烫的水如果反复用,味道会不好,而且还会产生对身体有害的物质,所以彦莹特别叮嘱那些伙计,千万不要因为麻烦或者想替她省钱,将就着一锅汤涮一整天。伙计们听了都记在心里,严格按着她的话去做,这生意眼见着就越来越好了。

除了饮品烧烤麻辣烫,烤鸭腊鸡这些,依旧是卖的大头,彦莹开发出来麻辣鸭脖鸭舌这些也卖得很好,尤其是那鸭舌,十分金贵,可那些高门大户的人家,越是跪的他们就越爱买了吃,每日里差不多快要卖出十来斤。

这么算下来,两边铺子单日收成都有一千五百多两,伙计们忙得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彦莹还得亲自去坐镇,带了丫鬟婆子出去帮着照看生意。

在秦/王/府有一点好,就是下人比较多,她院子里头现在有二十多个下人,据说还是下人数目最少的一个院子,她随随便便点几个人出去,就足够给她帮忙的了,不说做要紧的活,帮着挑货称斤两还是可以的。

气候越来越冷,京城里已经落了几场大雪,鹅毛般从天空中飘落,纷纷扬扬的粘到了行人的衣裳上边。彦莹站在百香园里照看着生意,今儿已经大年二十八了,再过两日就可以歇口气了。她望着铺子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似乎都要挤不开,心中很是高兴,今日的生意比往日更好了些。

“秀文,秀文!”忽然听到焦急的喊叫声,彦莹赶紧站了起来,奔着那边过去,就见伙计刘三儿扶着秀文,一边着急的在喊着她的名字:“秀文,秀文!”

彦莹吃了一惊,赶紧挤了过去,一把拉住了秀文的手,只觉得她全身滚烫,心里也是着急:“糟糕,该是感了风寒!”

这些日子天气变冷,又下了雪,更是容易受冻,秀文在外边跑来跑去,肯定是感染了风寒。彦莹一把扶住了她:“秀文,我陪你去药堂!”

彦莹与刘三儿扶着秀文去了济世堂,让周医女给看了下,周医女也说是感了风寒,开了个方子,让彦莹去抓几服药,她将方子递了给彦莹的时候,眯了眯眼睛:“姑娘好生面善,是不是原来在我这里看过病?”

彦莹生怕周医女记起她开避子汤的事情,哈哈一笑:“没有没有,我身子好得很,怎么会要来看病。”

周医女瞄了她一眼,笑了笑:“可能我记错了,你先拿着单子去抓药。”

彦莹刚刚转身走出去,周医女的那个助手便低声道:“这是不是上次来开避子汤的那位姑娘?瞧着有些像。”

“我已经认出她来了,只是她却不愿意承认,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咱们还是别戳穿她了。”周医女笑了笑:“这世上,谁都有自己不想告诉别人的秘密。”

彦莹将那药方子交给外边柜台那里守着的刘三儿:“你先给秀文抓五副药,我这就去里边扶她出来。”

刘三儿点了点头:“少夫人你去,我来抓药。”

走回周医女那看诊的房间,见着秀文已经趴在桌子上,彦莹有几分担忧:“周医女,她这样子,没事儿罢?”

周医女点了点头:“先服了药,好好歇息几日便无碍了。”

彦莹将秀文扶了起来:“走,我们回府去。”

秀文努力睁了睁眼睛,望了一眼彦莹,又沉沉的合了上去,彦莹将她扛在肩膀上头,两人慢慢往前边走了去,刘三儿正提着五副药站在那里:“少夫人,药都抓好了。”

“你先跟我送了秀文回府。”彦莹将药接了过来,让刘三儿扶住了秀文的另外一边,她特地没有让自己带出来的丫鬟婆子跟过来,除了考虑到百香园忙得不可开交,也还考虑到想要增进刘三儿与秀文的感情,这些日子她越来越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她想要成人之美。

刘三儿听着说可以送秀文回府,惊喜得眼睛都睁大了几分,结结巴巴问道:“少、少、少夫人,我真可以送秀文回秦/王/府?”

“别啰嗦了,快些走,还得早点去给秀文熬好药呢。”彦莹白了他一眼:“秦/王/府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你就去不得?”

“去得,去得!”刘三儿咧嘴笑了起来,扶着秀文急急忙忙往停在路边的马车走了过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