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星期二,学校的劳动日,整个下午都用来搞卫生。颜暮分担到的劳动区是老师宿舍区前面的花坛小径,所以很干净,差不多只要扫一下灰尘就好了,至于拖之后他就回了教室,班上的同学都在清扫教室和公共区,倒是他这个早已经扫完了的,看起来无所事事,闲的可以。颜暮看着忙碌的同学,自己觉得这么干站在一地,就完全不必要。

扫完地边挺不好意思的,想要上去帮忙吧又懒得动。于是,在教室坐了一会,他就把自己的校服给脱了,朝着校门口走去。

因为这所初中属于省重点学校,学校的管理机制很严格。刚走到校门口,两个身材魁梧的门卫大叔就挡住了他,说出来的话永远都是带着没有丝毫感情的僵硬与冷漠,“现在是上课时间,请回去。”

准备离开的时候颜暮就已经把理由想好了,只听见他没有丝毫慌乱地说着,“我是来帮我哥哥送书的,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门卫大叔并不是这么好忽悠的,这种理由他们几乎每一天都在听。颜暮见他们不信,强装镇定依旧不慌不乱,只是眼里多了几分可怜,连着那语气也带了一点点的祈求,“叔叔,我真的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我妈妈还在家里生病等着我回去做饭,如果没有做好饭的话,哥哥今天晚上回去就没有饭吃了,妈妈会打我的……”说着,颜暮低下了头,看起来像是一个被欺负的可怜孩子。

门卫大叔的心终究不是铁做的,看着这个面容姣好的孩子一副快要哭了的神情的时候,冷酷的神情就有了一点点的松动。其中一个大叔拿了出入记录本,一边问小孩叫什么名字一边翻找着记录。

每一个不凭着校园卡进校园的人都会在这个记录本上登记,所以颜暮知道大叔是想做什么,他也知道上面没有他的名字,但他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不能慌,慌了就会露出马脚,到时候,受累的还是自己。

“这上面没有你的名字……”大叔放下记录本,看着颜暮。

颜暮惊讶地“啊”了一声,然后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叔叔,我来的时候是往后门来的,所以没有在这里登记……”说着,有些焦急地看着门卫,希望他能够快点放自己出去。

门卫大叔想了想,最后还是把人给放出去了。他心里的想法是,这个少年这么乖,看起来不像是会逃课的人。

几乎是一出校门,颜暮就撒开腿向公交车站跑。想到宫翊在家看到他忽然回来错愕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咧开嘴大笑,漂亮的眉梢,染上了不能轻易驱散的喜意。

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宫翊在家做着怎样的事,也根本就不知道,不是他要给宫翊那份错愕的惊喜,而是宫翊要给他呼吸不了的失望,等待他的,是他接下来永远都要面对的转折与考验。

回到家换鞋的时候,在玄关处,颜暮看到了一双不属于这个家的红色水晶高跟鞋。从窗外逃逸进来的阳光扑在鞋子上,耀眼的光芒刺得他眼睛有点不适应。手里正在拖鞋的动作只是停顿了一秒,眼中的错愕也是稍纵即逝。没有转身去看客厅的情况,他只是随口问,“舅舅,有客人在吗?”

安静的房子里面,并没有人回应他。

等他走进了客厅,才发现房子里面没有人。

有些疲惫地倒在了沙发上,颜暮揉了揉自己有些困倦的双眼,想着门口的那双鞋是怎么来的,那双鞋又是谁的。想着想着,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那双鞋还在,不就代表人还没走?

客厅没人……

颜暮将实现转向了二楼,透过镂空雕花护栏,他看向了宫翊的房间,那扇门,虚掩着,并没有关紧。

这时候,他在他左边的沙发上,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外套。

又抬头看了眼虚掩着的房门,颜暮觉得自己心里有点怪怪的,他站起了身,有一种魔力,好像在把他往二楼的房间里面引。

不知道为什么,他走上那楼梯,就像是做贼一样,脚步轻轻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

离得那扇门越来越近,凭空出来的声音在寂静的房子里面显得也是越来越突兀。颜暮每走一步抓着护栏的手就每紧一分,指尖苍白,那张脸,也变得惨白无力,眼里的神情,带着茫然,却还有一丝丝了然的呆滞。

来到了门前,他没有伸手去推这扇门,应该说,他没有这个勇气。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娇媚无比,男人的声音更是带着他从未听过的性感与诱惑。

颜暮不是个傻子,有些事情就算是没人教他他也知道。就比如现在,他知道里面的人正在做什么事,也知道现在自己应该识趣点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赶紧离开,做得好一点更应该帮两个人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