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第一章 宝宝,谁教你的?

6个月前 作者:君子南山外

跟苏盛煜有过接触的人都知道苏盛煜有洁癖,只是在一他张妖孽般的容颜下早已自动忽略掉。这不,最近他在A市举办的一场盛世宴会,又将他这个不算缺点的缺点给暴露了出来。

于是,他们又得知一件事,那就是,苏盛煜很宠他的少主,到什么地步呢?那可是别人休想染指。

若是你有意碰到,那你就完了,人家都帮你免了火葬费,直接喂狗;若是无意碰到,那你也完了,准备做好截肢的准备。

总之,一句话,碰到了,就要有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的觉悟。

A市繁华地带,高级住宅区。

“煜煜!”一个萌萌的小娃娃撅着嘴,站在kingsize的豪华床边,水灵灵的大眼睛委屈地看着正慵懒地卧在床上的男人,似乎想要他给一个交代。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穿射而来,小娃娃皮肤水嫩嫩的,在阳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只叫人想要扑过去,狠狠地咬一口。

男人暗自发笑,为这一个幼稚的想法。

小娃娃见他不理自己,急了,便张着手脚,利落地爬到床上去,伸出软趴趴的小手,一下下地拍在男人裸露的胸膛上。

男人身着一件睡袍,腰带只是随意地弄摆了下,如黑夜般的衣服在那副頎长的身体上,显得松松垮垮的,白皙的胸膛裸露在外,一起一伏,诱人无比。红床,黑衣,白肤,再配上男人柔滑长发之下那张祸害千年的容颜,无意之中形成堕落的妖冶。

“煜煜!”小娃娃生气了,他一把扯下男人深黑色的睡袍,两颗朱红小果跳进他明澈的眼中,清澈的双眸闪着动人光彩。他记得他上次在宴会里就看到一个叔叔在咬另一个叔叔的乳首,另一个叔叔就发出痛苦的声音,所以,咬这应该会痛吧……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他愤怒地一口咬了下去。

耳边传来男人凉凉的抽气声。他埋在男人的胸膛里,得意地笑了。只是笑意还来不及收敛,脸就被男人抬高了去。

“宝宝,你还没断奶呢?”男人戏谑地说着,纤长的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娃娃细细软软的发丝,“不过,我可没有奶给你吸哦……”说完,玩味地一笑。

娃娃面上一红,他今年九岁了,早就过了断奶期。听得男人这么一说,他本想反驳,话语却拜倒在男人俊美的笑颜下,无奈,只好继续噘着嘴,小小的头颅偏向一边,不理他。

“怎么了,宝宝?谁又惹你生气了?”男人终是低低一笑,双臂环住娃娃细嫩的肩,低沉温柔的嗓音传来,如棉花般柔软。

然而,听了这话的人,更是不乐意了。嘴撅得比之前还高,“除了煜煜,谁还敢惹我呀……”

明明是有点生气的话,可经过奶声奶气的娃娃糯糯的声音过滤之后,显得无比可爱。

男人闻言,一愣,显然没有想起自己做过的事。修长的纤指随意地勾起娃娃略长的发丝,宠溺地抚摸着,一脸无辜地说,“煜煜疼宝宝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惹宝宝生气呢……”

轻柔的话,将宠爱发挥得淋漓尽致。

“就是煜煜的错,要不是你上次在宴会……”,娃娃说到这,生气地将屁股狠狠地坐在男人精瘦的肚腹上,拍掉男人正在玩弄他头发的手,控诉着他的罪恶,“现在大家都不愿意跟我玩了……”

娃娃真的很生气。或许他刚开始只是觉着有点可惜,但现在,是完完全全地生气了。三天前,他满心欢喜地跟着他亲爱的煜煜举办一个奢华的宴会,男人座上微笑,他不过是看呆了流了几滴口水下来,重要的是还没滴在他一丝不苟的衣袖上,他便随手像扔垃圾一样把他抛了出去,关键是他们的座位还是二楼靠扶手,这么一扔,就是要把他往死里整的节奏啊,他当时吓坏了,幸好是男人的手下动作快凌空接住了他。他回过神后,本以为那个罪魁祸首会有点愧疚,无奈那男人一脸安然毫不知错地惩罚救他的那个保镖,还甚是轻松地说了句“碰了我家宝宝,看来你是做好准备了吧……”,然后那保镖就被不情不愿地拖走了……

男人本就是A市上层社会炙手可热的人物,又是如此高调地举行宴会,现场自然少不了直播,于是,当天,A市所有上层社会的人都在心里达成一个共识,宁愿碰到苏盛煜,也不要看到柳洺兮。

一夜之间,柳洺兮就成了A市重点保护的隔离对象。

活泼的柳洺兮自然受不了。

“哦?原来是这件事……”男人后知后觉,接着手中一使力将柳洺兮扯到怀中,浓浓的奶香味顿时扑面而来。男人好心情地用指头戳戳娃娃精致的鼻子,装作很严肃的样子,问道:“宝宝这是在责怪煜煜?”

知道这是男人戏弄他的一个手段,除了第一次真正地被吓倒之外。实际上,娃娃后来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推开男人的手,用着从电视上学来的阴阳怪调,“我哪敢责怪你啊,你可是动动手指就可以把我弄……唔……”

男人伸手及时地压住那张粉红的嘴唇,“我疼宝宝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伤害宝贝呢……”

“你上次就把我随手扔了!”娃娃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怒视着男人。显然,这件事已经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宝贝这不是好好的嘛……”男人一脸无辜地看着娃娃。其实说实话,当初意识到自己把手中的娃娃扔出去时,他也有一丝的慌乱与后悔,只是后来看到娃娃平安无事地躺在自己保镖手里,这两种感觉就立马地烟消云散了。若是连这点事都做不好,又怎配做他苏盛煜的人!至于后来为什么要惩罚那个保镖……

想到这里,男人深黑色的双眸闪过一丝幽光,叫人根本来不及捕捉。

娃娃继续撅着小嘴,十分哀怨地看着男人,结果男人还是一脸的淡笑。一股挫败感窜上心头,娃娃挣脱开男人的怀抱,报复似得将男人拉上去的真丝睡袍又蹭了下去,看了男人一眼,才满意地穿上自己的拖鞋。

“去哪?”今天周六,娃娃向来活泼,这么美好的早晨,可能是跟他的朋友去水上乐园玩。心里虽然知道,但男人心里还是习惯性地询问。

“写作业!”娃娃没好气地大声回答,他的朋友都被吓走了,哪里还有人跟他玩。

男人浅笑出声,似乎也意识到了宴会的影响力有多大,不过,这本来就是当初承办宴会的目的之一。而娃娃见男人没有丝毫的愧疚感,又重重地哼了一声。

“站住!”

突如其来拔高的声调,使得刚迈出的脚步硬生生地止住,娃娃回过头,一脸鄙视,“做什么?”

只见男人笑得特别勾人,微微上挑的凤眸渐渐染上些许冷意。他伸出纤长的食指,指向被娃娃咬过的乳首,白皙肌肤上,还残留着一个红红的小小的牙印。

娃娃被他的笑惊悚到了,正常情况下,苏盛煜是不会这么笑的。心想,他又没用力咬,他不会这么小气地要跟他计较吧……

“宝宝,这是谁教你的?”轻言浅语,像是一个充满了诱惑的陷阱。

娃娃不自觉地咽了咽快速分泌的唾液,原先的气势,快速地萎缩直至不见。只听得他继续用糯糯的声音说道:“没……没有人教……”

“没人教?难道宝宝的断奶期还没过?”

娃娃听此,立刻红了眼睛,只是为了不让男人继续说出什么可耻的话出来,便将自己偷偷去苏盛煜公司找他的事说了出来,“然后,那天,我就看到了纪哥哥和容大叔……”

男人黑着脸,他几乎可以猜出接下来发生什么了。眸中冷意更甚,只是,脸上的笑却是越来越魅,“很好,敢教我的人耍流氓,我弄不死你们……”

而此时此刻,正在床上做着晨运的两人,毫无警惕地打了喷嚏,于是,容大叔就遭殃了。

纪哥哥,平时清纯此刻妩媚的脸蛋由于忍受某种痛苦而涨得通红:“混蛋,阴险小人,你竟然咬我!!!”

容大叔一脸歉意地盯着自己手中还在颤抖的小纪哥哥,抖得像风中的落叶眼里却是掩不住的笑意,他怎么会知道刚亲上小纪哥哥就打了个喷嚏呢……

于是,美好的暧昧的早晨都被罪魁祸首苏盛煜打破了,纪哥哥和容大叔在心里默默地咒骂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喷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