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 76 章(1/2)

符纸在它眼前晃来晃去, 对方只好暂时歇了想要逃跑的心思, 交代起来龙去脉。

这只黄鼠狼自称六叔,老家在东北,原本是旅舍老板,也就是贺嘉她姨奶奶家族里的保家仙,百十年前中国最动乱的时候, 她姨奶奶全家举族南迁, 将六叔也带到南方来, 后来经历几番动荡,家族里出洋的出洋, 病逝的病逝, 人口凋零,年轻小辈们在科学的熏陶下长大, 完全不信封建迷信那一套, 对所谓的保家仙也嗤之以鼻,六叔就被姨奶奶供奉在旅舍这一间房里, 定期供奉,也让老人家帮忙镇守这间旅舍。

几个月前, 贺嘉的姨奶奶移民海外,这间旅舍就留给贺嘉打理, 临走前姨奶奶还征求了六叔的意见, 六叔表示不想去国外,姨奶奶就嘱咐贺嘉留着这个房间,不准让房客入住, 贺嘉隐约听过一些传闻,她不怎么信,不过既然姨奶奶说了,她也都照办,供奉的瓜果都是上好的,没人来打扰清静,六叔还挺高兴。

六叔也不是只吃饭不干活的懒妖怪,他除了镇守这间旅馆之外,还会迷惑人心,帮忙招徕生意。

冬至听到这里,恍然大悟:“难怪旅馆没怎么宣传,客人就络绎不绝,原来都是你搞的鬼!”

六叔强烈不满:“什么叫我搞的鬼!他们本来也是要找旅馆住的,这里环境好设施好,我只不过增加他们的好感度而已!”

冬至冷笑:“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罢了,只怕你也没少使用幻术吧?不然为什么有的人原定住一晚,进来之后就会不想走,最后变成两晚三晚?还有房间里成天出的怪事,也都是你弄的吧?”

黄鼠狼嘀咕:“那只是小把戏,又不是杀人放火……”

冬至听出他的心虚,又道:“还有,前两天那个男人差点坠楼,还有个女人差点心脏病发,是不是你搞的鬼!”

黄鼠狼怒道:“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你看我像这种狼吗!”

冬至:“别跟我说那只是意外,我亲眼看见的,当时有东西阻止别人给那女人施救,不是你又会是谁!”

黄鼠狼:“那是——!”

它的声音戛然而止。

冬至狐疑:“是谁?”

黄鼠狼瓮声瓮气:“反正不是我!”

冬至:“就算不是你,你也肯定知道是谁吧?”

这黄鼠狼狡猾得很,也许是看出冬至没有杀它的心思,干脆身体一歪,直接四脚朝天倒在地上,一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死样子。

符阵还在,反正它一时半会也跑不出去,冬至盘腿坐在床上,又把长守剑抓在手里。

“你不说也没关系,不妨告诉你,我是特管局的人,对付你们这种妖怪,我是有先斩后奏的权限的,到时候先杀了你,再把在旅馆里杀人未遂的罪名扣到你头上,反正也没人知道,我还能立功受奖,这个主意怎么样?”

“不怎么样!”黄鼠狼一气儿蹦起来,也不装死了,“你个小娃娃是特管局的!我告诉你,我在你们特管局有人!我也是有关系的!你敢动我,我就打电话给你们领导,让他削死你!”

冬至一脸怀疑:“就你这样,蜗居在鹭城一个小旅馆里,还能认识特管局的人?”

黄鼠狼叉腰洋洋得意道:“说出来吓死你!你是刚来的吧,去打听打听!你们总局二组龙局长手下的得力干将看潮生,正是我姥姥的大哥的老婆的表姐的老公的表哥!”

冬至:……

黄鼠狼见冬至一脸无语,越发得意了:“怎么样,害怕了吧,我就说我这种有后台的狼,不是你这种小娃娃招惹得起,识相的赶紧把我放了,我还能在你们领导面前帮你说说好话!”

话音未落,它吱呀尖叫一声,一蹦三尺高,原来是冬至拿着剑鞘往它身体上一砸,差点把它的尾巴给砸扁了。

“你你你别乱来!”

冬至拿起电话:“真巧,我也认识看潮生,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如果他不认识你,你就死定了。”

黄鼠狼嗤之以鼻:“你可别诓我,你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大人物!”

冬至拿起电话作势按下电话号码,对方这才慌了:“打什么打什么,一点小事,用得着劳烦他老人家吗!”

“不妨告诉你,我就是总局派下来的,我们这一届全都要先在地方上实习,我就是你口中的二组成员,跟看潮生正好一组,我们总局今年有绩效指标,起码要完成一个任务才算过关,不然就得辞退,算你倒霉,正好遇上我。”冬至半真半假地忽悠,“你要是肯告诉我真凶,我就放你一马,不然的话,我也只需要把你给杀了,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黄鼠狼尖叫起来:“你怎么能这样,卑鄙小人!”

冬至摊手:“那也没办法啊,谁让你不告诉我真凶,过来,让我捅一剑,很快就没痛苦了。”

黄鼠狼:“不是我干的,我不能说!”

冬至:“为什么不能说?”

黄鼠狼没吱声。

“说!”冬至为了吓唬它,故意狠狠一拍床铺,对方毛绒绒的小身体就跟着上下颠起来,颇具喜感。

“真不能说!我被下了禁制,说了就会死的,你还不如一剑杀了我吧!”

冬至狐疑:“谁给你下的禁制?这里不是你的地盘吗?”

黄鼠狼捂住嘴巴:“我不能说,不能说!”

冬至道:“那我问你问题,你只需要点头,或摇头。”

他拿出那张灰色的纸片小人。

“是不是跟这个有关?”

黄鼠狼迟疑了片刻,小脑袋点了一下。

冬至又问:“跟日本人有关?”

黄鼠狼眼睛乱转,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

冬至怒道:“到底是不是!”

黄鼠狼:“我真的不能说!一说就会死的!”

冬至想了想,又问:“除了坠楼那个男人,还有差点病发死去的人,还有没有出过事?”

黄鼠狼下意识道:“没有,他们刚来……”

话没说完,它忽然吐出一口血,白色床单上多了一滩小小的血迹。

冬至吓一跳。

黄鼠狼哭道:“我都跟你说了,你非是不信!我只用幻术吸引别人进来多住几天,但最近在这里住着住着会没精打采,还会生病,这不是我干的,其余的我不能再说了!”

见它的表现不似作为,冬至心下有点不忍,忙道:“行行,我就再问两个问题!对方现在还在不在这里?”

黄鼠狼摇摇头。

冬至:“那他去哪里了?”

黄鼠狼:“我不知道。”

冬至:“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黄鼠狼:“我不知道……这是第三个问题了!”

冬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开始忽悠道:“你想不想进特管局,既然你也认识看潮生,就应该知道特管局里也受妖怪的,只要这次你能协助我立功,我回头就跟局里推荐,再加上看潮生的关系,不愁你进不去!”

黄鼠狼看起来有点心动,但又垂头丧气道:“可是我至今没能化形,特管局怎么可能要化形不了的妖怪!”

冬至道:“甭管进不进得了,只要立了功,我就可以帮你申请奖金,到时候你把名额让给自己的子孙也行,你只要提供线索,又不用去跑腿,对你来说再容易不过了!”

黄鼠狼犹豫半天,终于道:“我不知道是不是日本人,但你手上这种纸片我见过,那个人在旅舍里还布置了不少……”

刚说出这句话,它又吐出一口血。

“好了好了,我不问你了!”冬至忙道,他现在后悔出门前忘了跟李映或张嵩他们要几颗伤药,毕竟茅山龙虎山都是丹药大派,治伤效果没话说。

冬至把所有线索串起来梳理了一遍。

这里表面上是黄鼠狼在镇守旅馆,用幻术给旅馆拉客人,贺嘉跟旅馆里的员工之所以不受影响,是因为黄鼠狼把他们当自己人,没有对他们施加幻术。

别有用心的人发现这一点,并在这里设下埋伏,制造出两桩杀人未遂的案子,从黄鼠狼的话来看,这些陷阱应该刚布置没多久,所以还没来得及酿成什么惨剧,而正好两次事发,都让他给阻止了。

想到这里,他心头一动。

“我问你,贺嘉之所以很反感来这里,是不是你给她下了什么暗示?”

黄鼠狼点点头:“我没给她下幻术,后来又怕她在这里有什么危险,就给她下了一点暗示,把她往外撵。”

冬至瞪它:“你知道要保护贺嘉,难道这里的住客就不无辜了?”

黄鼠狼缩了缩脖子,自知理亏,没敢吱声。

住客生病。

两起杀人未遂的案子。

像式神的纸片人。

冬至皱起眉头,尝试将这些细碎的线索联系起来。

黄鼠狼偷看他一眼,讨好道:“那个啥,大兄弟,能不能先把阵法解开,我在这里头待得闷!”

冬至没理它,咬着手指出神地思考。

黄鼠狼不死心:“你看你也认识看潮生,说起来咱们还是亲戚呢,你就忍心看你六叔在这里受苦啊!”

冬至忽然道:“老六,我问你,对方是不是想要吸取这些住客的生气或阳气?”

黄鼠狼愣了一下,懊恼道:“你别问我,我不能说,跟他有关的事情我都不能说!”

冬至看它这反应,觉得自己的猜测□□不离十了,不由精神一振,心想这又是个突破口。

“但我有个问题,如果对方这么悄无声息地吸取阳气,不是更加稳妥吗,为什么还要杀人未遂,引起我的注意?”冬至旋即又陷入另一个困惑里,“难道他知道我在这里,故意这么做的?”

黄鼠狼小声道:“应该不知道……他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

说完又是一口血吐在床单上。

虽说黄鼠狼体型小,吐出来的血不多,但也够它受的了。

它嘤嘤哭泣:“我嘴贱,我再也不说了!”

冬至抽了抽嘴角,继续自己推测。

“那人几天没出现,又在这里布下式神,本意是借你的幻术,趁机吸取住客的阳气,但是接连两天差点出人命,唔……难道是那些式神吸取的阳气多了,自己有了意识,自作主张,等不及这样细水流长地抽取阳气,所以才想通过杀人来快速收集?师父倒是说过,式神与傀儡有异曲同工之处,高明的阴阳师或傀儡师会为它们注入生气,将它们变成富有生机的活物,这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不仅如此,当时龙深还举过一个很著名的例子,哪吒削骨还父,削肉还母之后,肢体不全性命不保,他师父太乙真人就以莲花莲叶莲藕为他重新塑造肉身。这在普通人听来自然是神话,但对修行者而言,并非天方夜谭。说白了,就是以生魂或阳气注入道具里,令其变成大活人。

冬至道:“这样吧,我先放了你,反正你是这里的保家仙,想跑也跑不了,我也不需要你说什么线索,但如果他再来,你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黄鼠狼哭唧唧:“我打不过他……”

冬至道:“如果你答应通风报信,我就去帮你问看潮生化形的法门。”

黄鼠狼眼睛一亮,随即又蔫蔫的:“他生而为蛟,与龙只有一线之差,我跟他比不了……”

冬至摊手:“就算你比不了蛟,总该比得上柳树了吧,我有一个同事,还是柳树化形呢,他都能做到,你凭什么不行?”

黄鼠狼:“真的?”

冬至:“骗你做什么,我又不要你去对付那个人,只要他一出现,你立刻告诉我就行了!”

黄鼠狼纠结半天,终于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冬至把自己的电话留给它,嘱咐它一定记得打,就把符阵撤去,黄鼠狼倏地一下蹿走,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房间床单上几滩血迹,墙壁上还有长守剑留下来的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才在这屋子里干嘛了,冬至环顾一周,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个问题。

“房间里的痕迹你自己处理一下,别让人怀疑!”

黄鼠狼没吱声,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

冬至一想到旅馆其它地方可能还隐藏着致命的陷阱,就有些头痛。

单凭他一个人,也不可能把旅馆里所有式神都找出来,而且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

想了想,他还是拿起手机,打给木朵。

“冬至,有事吗?”电话很快接通,那头传来木朵疑惑的声音。

这件事很难在电话里三言两语说清楚,冬至就道:“木朵,你们现在在哪里,我有件挺重要的事情想跟你们汇报,方便吗?”

木朵闻言,不由看了严诺一眼。

他们这边,灭门分尸案却遇到了瓶颈。

警方正在追查黄文栋情妇的下落,为了保险起见,把严诺他们也喊上,结果功亏一篑,去到线报里情妇藏身的房子,却发现对方已经人去楼空。

案子当然要继续查下去,人也还得继续找,但严诺等人忙了几天一无所获,未免觉得丧气。

木朵知道严诺很不喜欢冬至参与进来,因为前年办事处也来了个新人,结果非但没能帮上忙,还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人最后是调走了,严诺他们从此也对新人没什么好感,更何况这次来的是个背景深厚的新人,总局副局长的弟子,据说龙副局长就收了这么个弟子,可想而知会有多看重宠爱。

根据严诺他们的经验,这种有背景的新人,不能说没有能力,但肯定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性子冲动容易惹事,心高气傲不把敌人放在眼里,你骂又不能骂,打更不能打,只能把人给供起来,晾在一边,别让他惹出什么事,如果他有自知之明,自己请调离开就更好不过了。

不过木朵对冬至的印象还不错,也觉得这样三番四次打击人家的积极性不太好,就报了个地址,说你过来吧。

冬至很快赶到,严诺知道木朵自作主张把人叫来,不由暗暗瞪了她一眼。

“严哥,我知道你们有要紧事,也不想打扰你们,不过我这边的确也发生了一些状况。”

他把旅馆跟黄鼠狼的事情大略说了一下。

旁边另一个性子更急的肖奇忍不住道:“这些事情怕不是那只黄鼠狼搞出来的吧,只是它怕你报复,才又凭空捏造出一个敌人!”

“应该不是,因为我发现了这个,像是阴阳师使用的式神。而且据那个保家仙说,旅馆里还有不少,单凭我一个人,很难把其它都找出来,也怕惊动了对方。”冬至将纸片递给他们。